自然的美景总是丰富动人,无法简单表达,贝勒以精简的线条说出了它对美的理解,以迷人小镇充满遐想的艺术风情渲染家的格调。